来源:图说油价 评论中出现的交易策略,谨供参考,并不意味着对您的具体交易进行指导。 对您的转发表示感谢! 本人闲暇之余,想起自己的一些经历,这些文字并非是期货教材以及心灵鸡汤,只是简单的记录。 本文没有激荡的过程,也没有一遇风雨便化龙的故事,有的仅仅只是平铺直叙。和我的一些朋友们的经历相比,我的期货生涯相对平淡,他们很多都是某场战役的发起者,或者是某段行情的创造者,他们也各有自己的青春,各有自己的风流,也许等他们退休了,也会来叙述一下他们的璀璨人生。 期货生涯三十年(3) 离开龙宇的日子在临近

图说油价:期货生涯三十年(3)

  来源:图说油价

  评论中出现的交易策略,谨供参考,并不意味着对您的具体交易进行指导。

  对您的转发表示感谢!

  本人闲暇之余,想起自己的一些经历,这些文字并非是期货教材以及心灵鸡汤,只是简单的记录。

  本文没有激荡的过程,也没有一遇风雨便化龙的故事,有的仅仅只是平铺直叙。和我的一些朋友们的经历相比,我的期货生涯相对平淡,他们很多都是某场战役的发起者,或者是某段行情的创造者,他们也各有自己的青春,各有自己的风流,也许等他们退休了,也会来叙述一下他们的璀璨人生。

  期货生涯三十年(3)

  离开龙宇的日子在临近

  09年的7月,曾经在金龙铜管一起共事过的张给我打来电话,出来一起坐一坐聊一聊。原来今年夏天,在伦敦工作的Eric辞职回国,准备开创自己的事业。因为Eric和张这两年工作关系已经非常熟稔。Eric在LME呆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开发客户的能力很强。

  聊完家常,说到了正题,原来这次Eric去拜访了温州的老总,达成了一些初步的共识。Eric想看看我有没有出来共事的打算。我说如果只是帮着管理一下账户,倒是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要离职出来,还是需要考虑考虑。Eric说,那就算咱们是一个团队了,过两天投资人要求和团队成员面谈一下,你就一起去一趟吧。

  面谈相对来说很简单,前期Eric已经做好了准备,这次主要是去介绍一下将来交易的模式,确定运营将采用套利交易,不带有单边的投机运作。

  我记得那是7月31日周五,交易结束后我没有回江阴,而是和张登上了开往温州的火车,Eric将在明天前来汇合,这次我们要和老板具体确定合作的方式。火车上,我和张在讨论未来的机会,突然我想到一个项目,就是螺纹钢的期现套利。09年3月,螺纹钢在上期所上市,上市没有多久就受到各方资金的关注,虽然日成交量只有20万手左右,但是相对于一个刚刚上市的品种来说,已经是一个不错的成绩。这两天,螺纹钢气势如虹,直逼5000大关。我回忆起93年线材期货我们公司委托钢厂加工后保值卖出的情形,而且现在的钢坯真的非常便宜,加上辅材,加上加工费,这里面的空间非常大。张听我说起这里有巨大的空间,也是非常兴奋,我们就细节问题讨论了很长时间。

  在温州双方决定这次投资不是委托理财,而是盈亏共担,所以成立了一家投资公司,这就是后来的吉虎投资。我们三个也成为了合伙人,老板用捆绑的方式让我们要同心协力,精诚合作。我们把螺纹钢来料加工套保交割的方案也一并提出,老板也觉得有一定的可行性,让我们和兄弟企业商量进口事宜,两家公司可以一起合作,优势互补。

  不过最终这个联合投资的计划没有实施,因为很多计划流程最终只体现在纸面上,毕竟进口钢坯,联系钢厂比较复杂,一旦决策出现拖沓,再加上转眼没两天螺纹钢就下跌了300点,执行计划的热情也就下降了,然后随着价格继续下滑,计划就无疾而终了。最终螺纹钢下跌了1300多点,那个时候很是鄙视我们的执行力。就算当时没有走进口钢坯加工成材的方式,而是去唐山一带采购钢坯,直接用钢坯和螺纹钢进行套利,最后期货平仓,钢坯抛售,取得的效果也会很可观。至于为什么想采用进口加工这个方式,一个是可以使用信用证节省资金,第二因为这是完全套保,最安全,单存的期现套利交易有的时候是无法预料价格到底会不会基差回归的。

  公司注册需要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大家都要去了结自己手头的事情然后入职。我需要带一个徒弟出来,最起码能够接手龙宇燃油提出的和期货有关的一些材料以及信息内容。好像挺有意思的,我在05年开始写的《套利研究室记事》里的徒弟叫做小李,这次公司新进的员工也叫小李。我只好利用仅剩的几个月时间,一股脑的把一些常识要点塞给他。

  老板同意了我的辞职请求,不过我会继续给老板打理资金。因为以后吉虎投资将是以公司自营方式进行投资,而不是成立一个委托理财方式的机构广揽客户,所以老板的资金无法纳入吉虎的交易池。

  吉虎投资

  投资公司注册、财务、税务的事项在有条不紊的进行,09年12月初期货账户也开设成功,公司投资已经可以正式运作。张准备在元旦后正式入职,我还需要尽快对小李进行培训指导。那年元旦龙宇年会,公司全体去了佘山度假区。龙宇公司里面有众多的人才,年会一如往年还是那么热闹。我静静坐在位置上,还是觉得有一点点的感伤,这应该是我在龙宇的最后一次年会了。时间在推进,人也总有聚和散。

  吉虎投资的初始运作资金是1000万,合理分配在内外两个账户中。起初的外盘运作不是很方便,是通过莱佛进行二级电话代理的,磕磕绊绊交易了一段时间,在境外公司成立后我们抓紧时间在辉力期货和DBS开设了户头,这样才进入了我所熟悉的操作模式。Eric在伦敦有比较多的资源,LME有很多会员公司都是可以提供信用额度的。不过由于吉虎是个新创公司,需要有6-12个月的交易报表,才能获得这些信用。所以和其他经纪公司的合作还需要等待一段时间。

  2010年3月1日我正式入职吉虎,吉虎当前主要的交易品种就是铜的内外套利,在农历年休市前,通过辛勤的劳动,取得了近200万的利润。这使得大伙的兴致高涨,老板也认可这个成绩,觉得可以加大投资力度。等到资金陆续增加到4000万以后,整个业绩突然出现了瓶颈,盈利接近250万就出现大幅度滑坡,连续好几次都滑到100万下方,甚至整个5-6月都在苦苦挣扎挣扎。7月份有所好转但是接着又出现大幅下滑。因为短时间内外铜套利的方向突然转变,使得交易受挫。在寻求其他品种的交易机会时,也是顾此失彼。

  正在困境之时,8月初燃料油内外价差出现一个好机会,紧赶慢赶,终于在180燃油上面建好了仓位,随着燃油内外价差的回落,我们也一举走出了低谷,其后虽也有回撤,但依然在10月底把利润做到了近800万。大家都松了一口气,接近20%的回报也大抵能够说得过去了。

  2010三季度到2011年1季度,是棉花大幅上涨的一年,浓汤野人林广茂在棉花上一战成名,获利达十数亿,回报率超过200倍,直叫人瞠目结舌。2010年初到8月份,棉花都是震荡盘升的格局,但是到了8月中旬棉花期价突破17000以后,就像脱缰的野马一样,直线飙涨,内外现货价差快速走高,国外期现价差也是来到30美分以上,这样叠加后的内外期货价差达到极高的状态。

  棉花这个品种虽然是2004年6月早就上市了,不过我是在09年才把它纳入到自己的数据模型中的。因为棉花这个品种在进口方面不是完全自由的,是有1%关税以及滑准税配额的,国家为了保证棉农,总是有计划的发放配额。所以当内外棉价出现进口窗口之后,并不能因为立刻大幅进口就能够马上抹去内外价差,也不会因为内外棉价倒挂以后就快速出现内盘价格的快速回归。国内的供应预期以及库存消耗速度才是重要因素。

  所以棉花的内外价差模型不如铜的内外交易那么简单,再加上还有燃油的内外价差在交易,所以棉花的内外价差就一直放在观察的列表中。

  但是10年的棉花行情,国储棉越抛越涨,供应短缺预期强烈,进入11月初,内外价差价差的剧烈变化终于引起了我的注意。和伙伴们商量了以后我们决定进场交易棉花。我记得是11月3日和4日进场交易的,总共抛出了600手内盘和买了相对应数量的外盘,结果5日内盘就是一个涨停1400点,8日继续上涨1700点,我们10个月累积下来的800万利润被一扫而光,9日来到了-100万。还没有等我们沉浸在亏损的失落中,10日开始的连续4天下跌就把我们的利润推到了1800万,等于是棉花已经获利1000万了。我们紧急联系老板,要求再次增加资金,扩大交易规模。

  总投资扩大到了1个亿,我们把交易量扩大到了2万吨,利润很快在年底突破了4000万。但是没有那么轻松,11年初内盘棉花继续向年度高位进攻,这段时间外盘的涨幅明显落后内盘,使得我们的利润回落到最低的900万,不过最终我们挺过了2月份的难关,并在4月底利润突破了亿元大关。

  内外套利有一个最大的风险来自于价格出现单边行情,这会导致外盘或者内盘保证金的不足而出现非交易性的止损。这里面必须感谢集团在资金上的积极调度,能够让我们应对不断增加的人民币的保证金。最艰难的时候,由于我们内盘的卖出价格较低,内盘账面亏损达到7000万,为此我们总共向集团申请了1.6亿人民币。根据下面图表可以发现2月初是内盘压力最大的时候。

  2011年6月15日,“2011中国国际棉花会议”在辽宁省大连市召开。那些天我的痛风发作,脚踝肿痛,但是因为期货户头上2万吨的棉花头寸,我带伤前往大连。在那儿,我认识了几个棉花现货贸易的朋友,还凑巧在同桌攀谈到了一个交易内外棉花的浙江同行,一些信息对我帮助挺大。

  所以适当参加一些会议,认识一些同行,很有必要,不要一天到晚闭门造车。但是热衷于会议当然也不可取。

  2011年犯的错误

  棉花内外行情有很多投资者或者因为太早进场,或者因为持仓量过重,可能结果都有一点遗憾。我们是做对了时机,后面又有强力的支持,所以我们坚持了下来。

  因为外盘我们是交易的12月棉花,所以我提前把9月合约移仓到了1月,想赚取一个稳定的价差。9月合约比1月高了2000点,所以等于我们支付了4000万的移仓成本,但是最后9月居然和1月价格接轨平齐了,也是一个比较遗憾的事情。

  说完遗憾,毕竟遗憾只是赚多赚少的问题,再来说说错误。2011年犯了两个很大的错误,

  Wti/brt的价差在2011到2013年都是一个凶险的标的。虽然已经有多年的原油交易经历,但是并没有真正去了解过各个原油品种的基本面。仅仅从统计套利的角度看到“因为wti的油品更为轻质,所以如果wti低于brt,将会很快回归到正值”,历史也不断的证实了这个论断。也因此当2011年初wti/brt再次出现负值后,我便考虑入场买进价差了。

  我是一月底进场的,当时4月的价差已经到了-12左右,我也预见到了这个价差可能不会那么快就恢复,所以我选择的是12月合约(上图粉线为21年12月,蓝线为首行),我给足了8个月的时间,希望价差能够回归。12月合约靠近-4的时候初次建仓,没两天4月价差就回到了-9,12月价差回到-2.5,利润很快来临,对于这个组合我信心大增。于是当价差再次接近-4,我加了第一批码。每个半分位以及整数位,仓位一批批的累积上去,亏损越来越大。5月合约接棒之后有过一个5美元的回归,但是12月只有从-7.5回到了-6,但是也给于我回光返照的安慰。在-8以及-8.5继续加码之后,眼看着5月合约再次滑向-16,12月合约也突破了-9,我的心态终于崩溃了。

  那个时候,国内找不到可以商量行情的同行,和三桶油的分析师也搭不上话。我就紧着我四级英语都没有过的水平,google了几遍外文原油评论,才了解造成价差的原因是库欣和美湾炼厂之间管道运输的瓶颈问题,据说需要两三年才能完成建设。美国的贸易商正在使用铁路和公路运输原油南下。

  还能有什么期盼的呢?我眼睛一闭,提刀砍仓吧。我是-9.5清仓的,结果没有多久,5月价差就回归到了-8, 12月价差回归到-6,那几个交易日,那种后悔的情绪简直难以形容。当然12月价差后来震荡了3个月,最终在5月底突破了-10,一路扎到了-24。在那俩年,多少抄底做多价差的资金是一批又一批,前仆后继覆灭在这个品种。

  这个品种的失误有几个原因,一是以前从这个价差上获利过,习惯性认为美油将会高过布伦特。二是没有从基本面的因素去关注为什么近月合约会出现不断的负价差,如果提前了解管道因素,可能就不会交易这个品种。三是没有做好止损,因为当时棉花的盈利很高,原油的亏损被掩盖,所以忽略了止损的重要性,最终公司账户这个品种亏损了1300多万。

  是的,我刚刚提到的是公司账户亏损,还有其他账户也亏损了。一个是我的私人账户,另一个就是理财账户,这两个账户就比较伤筋动骨了。因为考虑到棉花套利对资金的要求非常高,我私人的账户就没有参与棉花。理财账户的外盘资金倒是不少,但是内盘资金明确告诉我不会有任何追加,所以我也不敢交易棉花套利。所以这两个账户就没有享受到棉花的巨大利润,反而统统踏进了原油价差这个巨坑。

  理财账户触及了风险线,我下决心把所有原油价差都清仓了。

  这儿贴一下管理账户的净值曲线,11年初的原油亏损导致净值暴跌,一下子将这个账户逼到了边缘,虽然后来奋力挽救,但因为急于求成再遭重击重回风险线。12年几经挣扎最终无力回天就此清算了这个账户。11年的原油价差是关闭这个账户的导火索。

  2011年还有一个犯错的品种,在原油价差止损后,我马上又盯上了一个正在历史下边缘运动的品种—金银比。当时,白银正在全球投资者的追捧中上涨,后面有着多家大型投资机构在呼风唤雨,金银比已经来到了40,这已经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位置。从1983年以来,只有1997年以及2006年,金银比来到过40-45的历史低位。经过讨论我们在40位置买进了30个组合(红色箭头)。

  然后,短短的1个多月,银价受到机构的狂热追捧,金银比快速下降,大大的出乎了我们的意料。这段时间,我们的棉花在大幅盈利,金银比的亏损被掩藏在盈利总账户后面。我们决定要做出必要的反应,那就是买入白银的看涨期权,对白银的空头进行一定的保护。事后来看,这是一个非常正确的计划。可惜,我们的期权挂单只成交了三分之一(蓝色箭头),然后眼见白银价格继续狂涨,多头逼仓上行的姿态眼见就要向50美元靠拢,金银比来到32,马上就要突破30。2006年巴菲特囤积了全球约三分之一的库存白银,这次摩根大通为首的投行借着全球央行的放水行动,操纵着银价不知道会向哪儿运行。

  我们再次开会,决定组合连带期权全部平仓,最后再次亏损1000万出头,斩仓在了黎明前的黑暗(绿圈)。5月2日开始,白银开始了它的下跌之路,金银比大幅回升,而我们已经不在牌桌上。这次的失败一是因为开仓太重,所以连加码的余地都没有。二是没有把它单独列出来观察,忽略了它的止损。三是期权保护依然采用挂单方式,不坚决,以至于保护不彻底。最终,是恐惧这个词压垮了我们的组合,但是为什么会恐惧,就是仓位较重导致的。

  经过两次失利,我们的精力只好重新放到了棉花上面。最终11年全年还算是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2020年疫情,金银比打破了历史,100的倍率被轻松突破,最高到了125倍附近。这段经历我没有抓住,也是一个遗憾。2020疫情,comex黄金还因为交通封锁原因空方无法实物交割导致比伦敦贵了100美元/盎司以上。那个时间点进行内外黄金套利也是个好位置。

  2012年的遗憾

  2012年有2个遗憾,首先说一个是交易方面的遗憾。

  下图是豆粕和豆油的全价值比例图表。美粕价值+美豆油价值=100%

  当豆粕价格高涨,它的价值比例就会上涨,相应的豆油的价值就会下降。如果直接用豆油价格除以豆粕价格,那就是我们俗称的油粕比。

  进入2012年,豆粕价值再次跌向50中分位,这是自98年以及08年来的又一次。我制定了一个交易计划,准备买入美豆粕卖出美豆油,共计1000个组合。第一批100组进场后就立刻亏损了,进入到第二批100组的加码区,在这儿稍微稳定了两天继续下滑,紧接着就进入了第三批100组的加码区域。300组的浮动亏损-120万美元很快显示在账单上,我暗自模拟了一下建满1000组将会产生的亏损额,将会达到800万美元,这太可怕了,我都开始怀疑自己当初这个计划了。

  纠结的心情没有维持多久,第2天行情就返身上行了。这个时候,当初计划中的盈利顺势加码的步骤被我终止,我就势把所有仓位都平仓了,获利了50万美元。希望行情再度下行的时候改变一下开仓的节奏和数量,调整一下整体的计划。可惜想的太天真,行情就此一路上行,这波持续了3年的豆粕行情就此和我们擦肩而过了。12年的豆粕行情,市场上有机构做到了,并籍此成长为期货市场上的大型机构。

  几年后,我也反思了这些错误或者遗憾的形成,就是没有一个完整的团队来完成“策略—执行—风控”的整个流程,整体的三个部分都是一个人完成,亏损没有风控关注,策略中途更改太随意。

  2012年的另外一个遗憾就是吉虎分家了,Eric开始加大现货端的投入,招兵买马。他的本意是增加金属现货的流量,扩大贸易量,以利于在银行获得授信和在集团内部争取信用证方面的资源投放。但是当时集团内已经有公司在做类似业务,我们的竞争力相对较弱。同时金属贸易是一个大众化的行业,非常容易被国家政策影响,也容易被一些公司的欺诈行为卷入其中。而象几年后慢慢成型的一些资产管理公司下辖的现货公司,深耕黑色或者能化或者农产品,和期货行业紧密结合,倒是走出了一条不一样的期现结合的好生意。

  我们和Eric产生了经营思路上的分歧,于是我和张离开了吉虎,成立了可也投资,和吉虎投资之间交叉持股,表示还是属于兄弟公司。

  分家之后,两家公司都没有再出现闪光的年景,一方面确实没有把握住机会,另一方面集团提供的支持随着分家之后大幅下降,导致没有能力开展大型计划,交易变得小心翼翼,缩手缩脚。再遇eric,大家都感叹当时不够理智,太冲动。我一直挺内疚的,如果没有eric的努力,我们也不会有机会一起共事;在吉虎的时候,eric的份额也并没有比我们更多,两人之间的工作也很融洽。如果没有分家,大家齐心协力,集团对我们的支持也不会减弱,未来的几次机会应该会有斩获。有的时候,合作伙伴能够共度艰辛,但是一旦有了成绩,经营上出现理念差异却再难以一起共事,其实双方都应该听听对方的意见,求同存异。防止冲动、保持冷静、站在对方角度考虑一下,我认为非常重要。

  2021年到2022年底,豆粕豆油比值三番两次接近50中分位,不知道有没有机构再次抓住这样的行情。

  平庸的可也投资

  13年开始,可也投资的境外账户纷纷开设完成,但是可交易的额度大幅下降。没有了11年那么惊艳的表现后,集团的支持力也开始下降。这好像形成了一种恶性循环,首先已经分成了两家公司,再加上支持力下降,那么交易起来就有点缩手缩脚。支持力下降导致越谨慎,也就越没有好的业绩,那么支持力愈加大幅下降。

  分家后的几年里,其实每年也都是有机会的,不过总是这样那样的原因,都没有完成计划,总体是亏损的,这里就大致讲一下那几年错过的较大的套利方面的案例。

  如果大家重新回去看一下原油的两地价差的图表,可以发现13年是一个大幅回归的行情,wti/brt的价差从年初的-20大幅回到7月份的平水行情。是的,年初开始,我就再次盯上了这个品种,想着在那儿跌到就在那儿爬起来。经过陆续的加码,1个中旬价格就从-20到了-15,盈利可观。但是1月底价格再次下跌,很快就到了我的成本,也许这就是“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吧,我赶紧止盈结束了这计划。两地价差很快就回到了-20,我还是很庆幸的。整个2月,两地价差一直在-20上下震荡,我就这样被它磨去了信心,当价格再次上行并一去不回头的时候,剩下的只能不断拍大腿了。

  一直以来,我们所认知的就是菜油一般比豆油高出600点左右,而豆油又比棕榈油高出600点左右。2012年到2013年是改变交易油脂类期货人士认知的一年。12年底,豆油比棕油高了2000点以上,而13年二季度,菜油也比豆油高出了2500点。一批专门做三种油脂套利的资金吃了大亏。棕油是因为当年库存高启,且1月低温需求欠佳,导致价格受压。而菜油是因为当年菜籽减产预期的炒作。各品种的内在基本面的因素使得油脂间的联动效应出现了分化,并愈演愈烈。而套利交易者妄图纠正这个价差的操作方式给予了单向交易者更多的对手仓位,所以使得行情演变的烈度更大,强者更强,弱者更弱。

  从此,统计套利开始被一些有先见之明的聪明资金舍弃了,研究基本面成为首要工作。所以我们才会看到2021-2022年的菜豆油价差达到4000点,我们还看到了豆油价格比棕榈油低了2000点,更甚至在4月29日低了3500点。所以还是因为纠偏套利资金给予了基本面驱动资金不断的对手盘,所以就看见主动趋势资金不断挤压套利资金。

  当然随着大部分资金被挤压结束,这个转变又是非常迅速。是大家没有意识到基本面会发生改变么,其实大家都是能够看到的,只不过整体的势头是强者推着不断的逼迫弱者进行止损,而当目标实现后,转折也就快速发生了。

  14年的时候,镍还没有在上期所上市,当时能够在国内交易的是无锡不锈钢交易所。因为中国还是需要大量进口镍的,所以镍的内外价差和铜还是有点类似,但是由于镍的金属量和铜不处于一个数量级,所以也经常会出现比内外铜价差更为剧烈的波动。早在2010年的时候,内外镍价差就有过一次非常大的波动。当时外盘镍价上涨,无锡盘的空方强力压制价格,使得国内镍价低于国际镍价近2万,当时我们担心无锡不锈钢的电子盘因为不是正规的期货,而且空方强烈打压迹象明显,万一整个盘子崩掉说不定保证金会有风险,所以我们就没有参与。此后多年,无锡不锈钢市场正常运作,一直没有出过风险事件。14年,内外镍价再一次拉开了,外盘大涨的条件下内盘依旧被空方强势压制,涨幅大幅落后。内外价差超过了3万,经过我们计算,已经快要满足国内镍出口国外了。这一次,我们决定入场交易。但是资金还未入场,价差已经从3.1万回缩到了2.8万,并在不甘心的第2天继续回缩到了2.5万。这次绝佳的镍套利就此放弃了。

  15年,金融市场的眼光都在股市的大起大落上。股指期货被认为是造成股市波动的“放大器”,8月底开始对股指保证金大幅调高,压缩股指期货交易的热情。我的眼光这个时候紧盯着金属锡上面。由于需求下降导致的压力,国内锡价大幅下跌。15年3月新上市的期货锡,在保值抛盘的打压下大幅下跌,已经接近8万大关,内外比值已经破5.。如果从价值衡量角度来看,这次锡的贴水比14年的镍更大。我吩咐交易员做好准备,并准备向集团去申请资金。也许是这几年谨慎过头了,集团的支持仍在申请中,而底仓也尚未建立,内外比值创下4.8的低点后很快就反身上行了,这一次的计划再次夭折。

  其实套利交易诙谐一点来说是“先被套,后有利”,如果首批仓位不被套住,不在亏损过程中加码,其实是很难赚取大利的。因为你很难一下子就开仓在顶部或者底部。而大多数的顶或者底都是转换极快的,盈利过程中的加码的数量是很小的。

  《将军赶路,不追小兔》这是梁瑞安写的一本投资散记,有缘和梁瑞安在2010年的饭局同桌过,彼时他估计还在为自己的投资理念精细打磨。12年到14年是他脱颖而出的时段,做多豆粕,做空铁矿,都取得了很大的成功。2015年开始他更多精力转到了证券市场成立了私募公司。

  期货大佬葛卫东,2012年遭到美国CFTC的罚单,因为他外盘交易超仓了,可见他的交易量有多大,连外盘都容不下他了。2015年他开始卖出铜,带动全球铜价大幅下跌,已经成为引领市场的人士。也许他也知道期货市场挺难容纳下他,一着不慎反而容易遭到其他资金的围剿,所以也开始转身到股票市场去了。

  停顿,不如归去?

  2015年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中央经济会议上正式提出,并将在2016年开始进入实施阶段。利多消息传来,供应过剩的商品们纷纷止住了下跌的态势,开始走出跨年度的上涨行情,尤其是黑色系产品充当了领头羊。

  经过了2016年初的小幅回升,商品们在2季度突进狂奔,而我却遭遇到人生中一个天大的坎。2016年7月,单位体检的时候发现血液出现问题,报告注明要求去医院复查。入住医院进行检查后,虽然主治医生和家属“隐瞒”结果,但是我已经从百度上了解了输液药品的治疗意义。我在病床上清仓了我的期货,抛完了股票,让家属把电脑带回家去,和金融市场说了再见。从此我的枕边多了一本电子书,《全职高手》是我看的第一本KINDLE上的小说,看着看着,我已经代入了叶秋这角色,成为了一个电竞高手。后来,我也看了很多重生的小说,大多都是穿越或者重生到1980-90年代,什么85年广场协议后的日元升值啊,两伊战争油价波动啊,87年10月的黑色星期一啊,什么92年的股票认购证啊,都是金融市场的大事件。主角充分利用金手指,成长为一代金融大鳄。无聊的我也在幻想,嗯,要是自己告别这个世界,也幸运地穿越重生了,这些历史事件发生的日子一定要记得啊!世界首富不是梦!买上几百万个比特币就行了。

  经过5个疗程的化疗,2017年6月,我幸运的得到了来自山东日照市的一个兄弟捐献的干细胞。在得知我的血象已经在回升后,我打开了手机股票软件,买了200股贵州茅台,股价在470左右,因为当时账户里面只剩了1万元了。后来200股茅台就赚了很少一点钱,那个时候不是茅台的主升浪,一直在震荡,所以后来被我干掉了,毕竟股数太少了。当然我也不会买进大批量的茅台,做股票我从来没有赚过钱,我和股市八字不合。

  历经近14个月的在院治疗,在爱人的精心照顾下,我终于能够稳定的呆在家里休养了,虽然后期依然每周都要去医院检查,但是我真实的回来了。

  之前几年,我长期处于早8点到第二天凌晨3点的全球期货市场的连轴运转中,一直处于亚健康状态。可能新办公室的挥发物质也是一种催发因素,这导致我免疫系统受创生病。这是我最长时间离开期货市场,不仅仅是远离了交易,更是从基本面,消息面,技术面彻底远离了市场。生病期间,可也投资停业了。是啊,不如归去,不如就此远离市场吧!

  年轻的朋友们,一定要注意身体,尽量少熬夜盘!

  大溃败

  如果家人排在我生命中热爱的第一位,期货那就是排在第二位,它已经成为生命中无法割舍的一部分。终于等我身体状况稳定以后,我的心已经按捺不住了。软件再次打开,我再一次开始了交易。

  钢矿比是我在15到16年盈利的主要品种。它也是我再次交易后毒打我的第一个品种。供给侧改革压缩了钢铁产能,压低了铁矿石价格,当前几年比价6就是高点的钢矿比来到靠近8的时候,我卖出了钢矿比,显然我选错了合约,1月合约没有回归,我也因为1月和5月的价差太大没有移仓到5月,5月和9月合约在随后的拐点都可以进入盈利空间,唯独1月合约高位收盘。

  教训一:谨慎为上,不要挑选最近的合约去交易,虽然它能给你爆发式的获利,但是也能给你无与伦比的痛苦,在其他合约回归的时候,近月合约的执拗会带来无尽的遗憾和后悔。

  另一个品种是焦炭焦煤比。当然也有交易焦煤焦炭价差的。在供给侧改革以后,焦炭的价格就插上了翅膀一样,焦炭焦煤比价从正常的1.4直飞1.8.

  在观察前两年的1.8左右出现高点后,再次临近1.8我进场抛空了焦炭焦煤比。命运再一次捉弄了我,这一次并没有出现合约不回归的现象,而是一轮突飞猛进的拉升到2.1以上,把我打爆了。有点像2021年秋季的商品狂飙,之后就是快速的回落。

  教训二:焦炭的价格并不能简单用焦煤的价格来衡量,很多钢厂都有自己的焦炭厂,他们的内部结算价格无论多高都在内部解决,但是对外供应肯定是价格越高越好,而整体流转在外的焦炭产量占比很小,所以有时候会脱离所谓的焦煤成本论。

  不要去逆势交易,还是寻求拐点后的右侧会更加安全。期货市场的推动能力在量化资金的加入后容易大幅增加波动,左侧交易的仓位一定要自己好好平衡。

  卷螺差是另一棒,多年来,热卷的价格均是高于螺纹钢的。1810合约进入负值后,我买入了卷螺差,最终,1810价差没有回归。

  其实统计图表上,虽然卷螺价差在前两轮进入负值后都能回归正值,但是可以发现1705以及1801合约都没有最终回归到正值。

  房地产的发展对螺纹的需求增长,工业方面对热卷的需求平淡,卷螺差就此进入了负值区间。

  当然进入2020年后期,房地产受压之后,卷螺差再次回归正值。

  教训三:统计套利应该划入谨慎选择的状态,各品种的基本面发展才是第一要素。

  同样的聚丙烯和聚乙烯的差价在18年开始出现了反复,聚丙烯价格高出了聚乙烯,我再一次吃了个亏。聚丙烯的需求增长大于产能增长,聚乙烯的产能正在兑现期,所以造成了18年开始的价差转换。

  当然现在聚丙烯的产能增加后,价格再次跌落在聚乙烯之下。

  教训四:能化方面的产品,千万不要有固有的思维,整个产品链整个制造链条上,具体商品要具体分析。多线条的原料,多线条的下游,能化的复杂性可见一斑。

  MTO的套利交易是另一个失误。靠近3确实是PPMA策略比较安全的边际。但是也不是完全安全。

  1809合约没有回归,就是在表明亏损的产业依然有一个延迟的过程,这个时间一定要动态的观测。

  教训五:一个产业链是否从亏损开始就会形成开工率下降从而抬升产品价格,为产业链盈利创造条件。答案是未必,这需要从企业完全成本以及产品毛利角度上去分析,还要从囚徒困境以及报团取暖等多角度的心理方面去衡量。

  重新上路

  经历了多次的失利,我终于停下来反省。原来自己很是急切的想证明自己并没有被市场落下。但是一次失利之后没有好好总结就匆忙投入下一个交易中,导致心态越来越坏,持仓预期越来越没有信心。

  其实回头再来分析失利的几个策略,如果能够做好仓位分配,能够做好合约选择,胜率其实是挺高的。因此,仓促上阵是交易的最大敌人。

  渡过了一段时间的冷静期,终于我再次上路了。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本来是一个辩证的关于“变化”的问题,说这世界随时在变化的。曲解一下这句话。交易员如果在同一个错误上失败三次(扩大一次),虽然第二次的行情不是绝对和上一次雷同,但是如果大体的结构差不太多,还是犯错。那就是难以成事了,说明没有用心。重新CUE一下开头的“历史是不断重复的”,也许行情不是简单的重复,但是人性是一样的。

  2019以来的期货市场,也是激情动荡,更多的历史被刷新。我们见识了负油价,也见识了俄乌冲突后的天然气价格高达93美元/百万英热。2021年动力煤的热情实现了“自我毁灭”。

  同时市场经过不断地发展,期权交易理念正在风生水起,量化对冲一时瑜亮,CTA管理期货产生越来越多的交易流派。

  中国期货市场虽然在金融品种上还没有达到顶尖水准,但是在商品期货方面拥有最多的品种。现在的交易者已经不能像我们当初那样全揽所有品种,每个大类都有很多的品种,数据纷繁复杂,基本面变化莫测,精专成为当前期货人士的首要目标。

  就此结束此文吧,为那些同样坚持了三十年期货生涯的同路人,点一个赞。他们中,有些人早就是各机构的一把手;有些人自己创业,成为私募基金中的佼佼者。当然,可能更多的是和我一样,依然普普通通,纯粹是热爱期货,虽然已经一把年纪,却依然奔跑在路上。

  期货就是另类的电子鸦片,休市的时间就是我们坐立不安的时间,也正是这样,说明我等做不到“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的境界,于是只能“爱也期货,恨也期货”,和所有热爱期货的人士共勉!

  有不少朋友发来私信或表示肯定或表示鼓励,谢谢你们!

  愿我们共同进步!

  “图说油价”:

  93年加入期货行业,先后在广州、上海、苏州、海南等多家期货交易所出任公司自营马甲。2000年开始摸索研究期货的套利交易,自此对套利的本质和技巧都有一些独到的见解。

  2005年在《期货日报》开设《套利研究室记事》栏目,连载了20余篇。

  1996年到2006年,先后在《中证报》《上证报》《期货日报》等发表百篇以上分析评论。

新浪合作大平台期货开户 安全快捷有保障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赵思远



上一篇:4月6日财经早餐:经济放缓担忧加剧,黄金攀升至一年高点    下一篇:马拉松经济重新“卷”起来    


Powered by 郑州华宇机电工程有限公司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 © 2013-2022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